噱头什么意思,空有噱头什么意思

2022年06月30日 mason 阅读(12)

所谓噱头,即耍花招,在商业社会里十分常见。伴随着高校扩招,学生成为学校的“送财童子”,各高校纷纷展开了程度不同的生源争夺战。为了更多吸引考生的关注,赢得考生的芳心,一些高校甚至祭出了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各种噱头。

噱头一:

“雾里看花”之转专业

在最近几年的高校《招生章程》中,“学生入校后可以转专业”是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关键词。自从大学生市场化就业以来,专业对将来的就业和发展真是太重要了,所以这一政策格外吸引考生和家长,也格外让他们“想入非非”:反正“学生入校后可以转专业”,很多家长和考生选择志愿时更偏重学校的选择,却忽视专业的选择;甚至,一些人还庆幸自己有了暗渡陈仓的机遇,能够幸运地以不算高的分数搭上名校的班车。

噱头什么意思,空有噱头什么意思

然而,由我这个过来人看,在校大学生转专业虽然没有登上月球那般艰难,却也绝非同学们想象中的这般轻而易举。有媒体曾经在河南大学、郑州大学、中国矿业大学(徐州)、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等12所高校进行的调查显示,有41.2%的大学生在进入大学之后有过转专业的想法,57%的人认为自己目前的专业不是自己最想攻读的学科,不足30%的大学生认为自己或者同学在转专业后得到了更好的学习环境,但是参与调查的116名同学中只有4人转过专业。

由于高考志愿调剂等原因,很多人没能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专业学习,这成了想转专业的一大原因。许多学校在招生宣传时承诺以后允许转专业,但等木已成舟——你进校报到后才会发现,尽管学校在大方向上确实有允许转专业这一政策,每年也确实有同学如愿以偿,但操作起来却如同爬山虎的脚一样附带了许多限制条件:首先,转专业需要许多麻烦的手续,必须经过本院系和转入院系的同意。一般在你提出申请时,院方会提出不建议你转专业,因为你看不上的专业往往也为别人所看不上,学校从其他志愿调剂生源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轻易给你放行呢?再说,你所想转入的那个专业如果特别吃香的话,门槛自然很高,那就要求你有特别好的成绩或者某项特殊才能,也就是说你得有能为这个专业锦上添花的能力。另外,每个院系的转专业都有名额限制,班内会有其他同学与你竞争,而且学校一般还要划定转专业的选择范围,有的要求特别高的分数,有的是只能在相同学科间转换,有的干脆指定只能转入某几个专业,有的则规定只能从主校区转往分校区……反正是不能让你随心所欲。还有,学校会向转专业的同学收取一定费用。更有甚者,有些大学生由于缺乏职业规划,到了大二、大三依旧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专业、适合学什么专业,此时就是给他转专业的机会,他能恰当利用好吗?

打个有些不恰当的比喻,选专业就像是谈恋爱。爱了不该爱的人,当然可以选择分手,可那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呀。所以,我建议大家不要把未来寄托在虚幻缥缈的“入校后转专业”上,而是应该及早着手进行科学的人生规划、职业规划,然后以此为基础选准自己的高考志愿。

噱头二:

“皇帝的新装”之就业率

随着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日趋严峻,就业率成了最敏感的话题。从2005年开始,教育部、人事部、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表示,高校招生计划与毕业生就业状况进行适度硬性挂钩,就业率连续3年不足30%的专业要减少招生甚至停止招生。另外,专业设置、经费核拨等日常院系工作,都会受到就业率的影响。同时,对于一些非重点、非名牌院校来说,就业率会直接影响到报考率。体现在招生宣传上,许多高校都把就业率作为吸引生源的重要手段。可惜的是,许多高校更多的心思仅仅用在了“美化数据”上,纷纷在自己的“猪肉”里“注水”,自我介绍的就业率几乎都在95%以上,如果因为这样一个数据你就欣然而往的话,很有可能四年之后你会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把“失业”看作了“就业”。

展开全文

关于就业率的“注水统计学”奥妙,媒体已经披露过很多,比如:有的直接改动统计数字;有的将实际并未就业的学生随意找家单位“挂靠”;还有的高校甚至将考上研究生的学生也找家单位“挂靠”,一个人就业在统计中变成了两个人“就业”。还有些学校会制定一些就业率指标,每个学院都要力争达到或超过这一指标,并设置相应的激励机制:将各项经费与学院的就业率挂钩,就业率高的分得多,低的分得少;领导获得的奖励和教师的福利都与本院毕业生就业率同进同退。这样一来,各学院纷纷想方设法提高字面上的就业率,最常见的做法是院系把任务分配给教师,所谓“落实到人”是也,以至于在写毕业论文时,某些指导老师要求毕业生在完成其设计(论文)之前必须将用人单位的接收函交上来,再由老师交给院领导,否则不允许其参加并通过毕业设计(论文)的答辩,当然学校也不发给其毕业证和学位证。这一招相当恶毒,也相当有效:有谁会愿意在花费数万元、苦读四年之后放弃毕业证和学位证呢?即使一时没有找到工作,他们也只能无奈地选择配合——通过弄虚作假来制造协议交上来。具体操作是各显神通:有的同学求助于自己的实习单位盖个章;有的则是托亲戚朋友帮忙造假;还有的到商店以购物作为条件(如购买mp3)求店主给盖个章;更有高手私自造章,自己用电脑软件做个公章打印在协议书上。目前国内大部分高校普遍在学生毕业离校时计算“一次就业率”。为了完成任务,不少高校在大四就不开课了,而是要求学生到社会上找工作。一位在郑州读大学的同学告诉我:“我们学校附近有家小饭店,平时全靠同学们照顾生意,店老板好说话,每年都‘签约’几十个学生。”个别院校为了提高就业率,到省内外各地联系中介公司安排学生就业。中介公司纯粹是盈利机构,每推荐一个学生就能收取一笔中介费,自然会千方百计多安排学生“就业”。更有甚者,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的一些院校,为了让自己的就业率好看一些,在毕业时将尚未落实单位的毕业生的档案、户口一律打回原籍——档案离开了学校,就算你就业了。

我们姑且不去探讨黑色幽默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,只想提醒大家就业率只是一个数字而已,而且因为管理上的漏洞基本失去了参考价值,请大家切忌被噱头所忽悠。

噱头三:

“皇后的新装”之考研率

在高学历时代,考研是很多青年学子的一种理想,于是考研率也成了高校招生宣传中必出的一张牌。据了解,现在有些地方性大学在争当考研大户。在有些省份,几所高校为此展开竞争,各出奇招,愈演愈烈。有的经过多年努力,已经“成绩斐然”,考研率高达60~70%。可能一些高中同学会为这些数字所动而心向往之。因为按理说,本科毕业生考研的情况,应该能从一个侧面反映一所高校的教育质量和学风。但是,在考研率竞争的热潮中,这种评价体系已经发生了变异。

首先,较高的考研率往往是就业情况比较糟糕之下的无奈选择。一些就业情况不好的高校为了给学生找归宿,把提高考研率视为捷径:不仅从大一新生入校就要求其制定考研目标,而且在本科教育阶段着重强调考研必考科目的教学,加强辅导和训练,而对与考研无关的课程则敷衍应付。这样,考研率是提高了,本科教育质量却不仅没有提高,反而明显下降了。这种做法,不过是把中学里抓应试教育的那一套搬进了大学,让应试教育延伸到了高等教育领域里,非但不值得高兴,而且令人忧虑。另外,就算是付出把大学当“高四”“高五”的代价取得的考研率,也不一定“货真价实”,还很可能搀杂了像类似统计就业率那样的水分,比如,有的学校以限制报考条件作为提高考研率的手段,综合成绩在班级排一定名次的同学才允许报考研究生,然后以这部分人作为分母统计考研率——如果有两个同学报考,结果一人上榜,考研率就是50%。还有一种手段是在分子上动脑筋,比如有的学校是以“上线生”而不是被录取人数作为统计考研率的分子。分子分母两头挤,搞出来的数据当然就相当华丽、美观了,可是还能客观反映教学质量和学风吗?

噱头四:

噱头什么意思,空有噱头什么意思

“移花接木”之悠久校史

中国汗牛充栋的史籍,唯家谱最难采信。大凡编修家谱,多出于彰显血统优势、家族荣耀之需要,总认为历史追得越远越好,名人扯得越多越好,以致伪讹芜杂,甚至荒诞不经。有人在赣南考察客家历史,曾翻检过一部《何氏宗谱》,其先祖名录中竟赫然开列“何仙姑”,让人忍俊不禁。家谱作伪现象,诚可说只是乡间“腐儒”“酸秀(才)”作为,不足为怪;可是,在“大学家谱”——校史编修中却越来越多地出现这种风气,牵强附会地炮制、拉长自己的辉煌历史,则无论如何都难免混淆视听、误人子弟的嫌疑了。

众所周知,优秀大学的形成通常都需要漫长的发展历史,大学的历史对其现实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。大学的历史越悠久,培养的人才就愈多,积淀的科学、文化素养和大学精神就愈丰厚,知名度和美誉度就愈高,办学实力和办学资源就愈强大。国际上有种惯例,从大学的历史长短往往能够准确、便捷地辨别出其优劣、强弱(中国科学技术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香港科技大学等少数有特别机缘的院校除外),因为缺乏岁月的积淀,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断然不可能在十几年内速成出一所优秀大学来。

正因为如此,很多指导学生填写高考志愿、挑选理想院校的书籍都会出现“老校无弱校”的说法;可能也正因为如此,现在有些院校开始苦心“经营”自己的历史:

首先,追溯校史时“动机不纯”,不是在事实求是,而是根据现实需要像拉皮筋一样随意伸缩:1976年以前,为了和“封资修”划清界限,有些高校人为割断历史,只字不提建国前的校史;时移势易,现在不少高校人为地拉长历史,甚至生拉硬扯地“乱认祖宗”,或者和别人“争抢祖宗”。校史研究首先是个学术问题。虽其主体应是追溯过去,但因其“指向现在与未来”,故我们所见到的校史往往是“观念中”的校史,是校史叙说者经过“选择”后“重构”起来的历史。许多高校都在大搞“领土扩张”,上延建校起始时间,夸耀其“历史悠久”。倘于史有据,倒也无可厚非,但若拔苗助长,就不值得提倡了。翻检《光明日报》《中国教育报》,时常可以看到有关大学百年校庆、几十年校庆的公告、启事或报道,但有的学校才过了70年校庆,相隔不几年却又过起了百年校庆,真有些滑天下之大稽。

再者是“等级不清”。编撰校史时不能正本清源,尽管自己的“前身”并非大学,却把其强定为本校的建校时间。校史研究专家认为:“校史可以追溯最早的源头,不论最初是否高等学校,但既然是举办高等学校校庆,则应有标志性年代,通常应从举办高等教育时算起。”许多学校最初多是语言学校或中等技术学校,经过较长时间发展才成长为大学。可是现在计算校史,却要么语焉不详,要么只字不提自己的前世身份。

还有就是模糊“前身”与“本身”的关系,仅仅根据一鳞半爪,就乱认亲戚。在1952年前后院系调整时,有不少新建专业院校是由多所大学调整出的系科组合而成的,一般来说应以新组建的时间为建校时间。但若原高等学校的系科和人员成为分立或派生出的高等学校的主体,则追溯原高等学校的建校时间。若只是少量系科从另一高校迁转过来,就很难认同将另一学校的创办时间作为这一学校的建校时间。判断两所高校是否有继承关系,严格意义上应综合考虑教师、学生、学校性质和办学层次等因素的承接关系。至于校址、校舍因素在校史追溯中只是参考因素。同一校址办学,未必就有继承关系,就像你我先后同住一栋房子,但我们未必是亲戚,更不用说是前后代关系了,可是有的学校就喜欢这样追宗认祖,比如武汉大学将其前身确定为1893年由张之洞创办的湖北自强学堂,湖南大学将其历史追溯到岳麓书院等,其主要依据就是校址和校舍因素,也不怕别人笑话他们舍本求末。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比特币最新价格-BTC价格今日行情|如何购买比特币-比特币官网
比特币官网提供当日实时的比特币最新价格,简洁高效的比特币价格今日行情走势分析工具;提供当日世界各主要币种的汇率换算查询,购买比特币交易平台。
  • 文章3391
  • 评论0
  • 浏览19758
  • 友情链接